P̶E̶A̶C̶E̶M̶I̶N̶U̶$1

【航鑫】起航于鑫辰

二.

自从丁程鑫觉得自己好像弯以后,他发现一切都不对劲儿了,他开始想见对门的那个冷面,见到以后还是心痒难耐,一定要碰到对方的身体才会好些。

这个认知把他惊呆了。

以至于到了饭点儿也没见人来窜门子的黄先生亲自去敲他家的房门时,他还在抱着自家的猫主子,嘴里念叨着:“我不是变态啊!我是变态吗?我不是啊!那我为什么想碰他呢?我真的喜欢他吗?我怎么知道啊!你问我我问谁啊!!我不是变态啊!.......”

无限循环。

当他脚步虚浮,脸色惨白地打开房门时,那浑浑噩噩的样子把一向处变不惊的黄先生吓得差点转身给他找个招魂的道士。

“黄宇航…… ”丁程鑫蔫儿蔫儿的叫着他的名字。

黄宇航看了看他,没有吭声儿,上前一步抓住他的手腕,正准备抬腿往自己家走时,感受到了对方略带抗拒的力道。

他回过头,看着那个睁着大眼睛望向他的男孩。

“我……我最近……就先不到你那儿去了…… ”丁程鑫有点局促不安地开口, “我有事儿……最近…… ”

黄宇航看着他乱瞟的眼睛,心知他是在撒谎,但又不忍心揭穿他,无奈的看了那人半晌,他一言不发地回到自己家,只留下一个背影,和“砰”的关门声。

丁程鑫感觉眼睛一酸,仿佛眼泪要流下来了,他吸了吸鼻子,默默的关上了房门。


接下来的几个月,二人果然没有再来往。丁程鑫接了很多通告,每天都忙的脚不沾地,睡眠的时间更是很少。

看着那个蜷缩在窄小座位里的人,Allen心想,她知道出了什么事,可是,这事她帮不了他。

她带着不忍轻轻推了推他,看着他的一脸倦容,轻声地说: “马上要开工了,明天的通告我去给你推了,好好休息一天吧。”

丁程鑫点点头,揉了揉涨疼的太阳穴,慢慢地从车上走出去。

两个月前他新接了一个电影剧本,是一部同名小说改编的古装片,原作者是一个最近兴起的新人,凭借着这一本小说斩获了不少奖项。敲定了合同后,这位作者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让丁程鑫来扮演他小说里的男一号。

男一号名叫孟封,是一个悲剧性角色,拯救了他所在的世界,却痛失了爱人与最亲密的伙伴,大战胜利后,孟封就选择了永久的归隐山林。

丁程鑫得知这个消息后特意去仔细看了这本小说,看后不由腹诽,这原作者究竟经历了什么,才能写出这么悲剧的人物。

现在剧本已经拍了四分之三了,马上就要进入到全剧的高潮部分。

今天又是一场武打戏,这段时间他身上一直青青紫紫的,这边刚好那边又受伤了。

“你还好吗? ”一道男声从他身后传来。

正强打精神的丁程鑫转过头去,是剧组里扮演男二号的演员——黄其淋。这人如今也是大势的男演员之一,因为出演了一部青春题材的电影而一炮而红。两人在剧组中关系还算不错,如今来关心他倒没什么不对劲儿的。

“还好.......就是很累。”丁程鑫伸伸懒腰,觉得清醒了些。

“你这几个月怎么这么拼?出什么事了吗?”黄其淋看着疲惫的他,关心地问。

丁程鑫没有说话,脑海里却自动浮现了那人的脸,英俊但却冰冷的脸。在忙碌的这几个月中,他逼着自己不要去想他,但是没用,一点儿用都没有。每当他稍微闲下来些,那人的身影便如潮水般涌进他的脑海。

他知道自己是真的喜欢他了。

他,丁程鑫,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嗯对,还是一个不会笑的男人。

看着低着头不说话的那人,黄其淋不由暗骂自己嘴欠,问什么问啊你!

刚想说抱歉,丁程鑫已经抬起了头,朝他笑了一下,轻声道:“是有些事儿......不过已经解决了,谢谢你的关心。”

顺利的过了这条武打戏后,他这两天的戏份就到此结束了,Allen帮他给导演请了假。

因为他的表现十分出色,导演痛快的让他多睡几天,于是在马不停蹄的赶回公寓后,丁程鑫一头扎进床里,睡了个昏天黑地。

当他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当他磨磨蹭蹭地走到客厅喝水时,窗户外面的天空还是深蓝色的。

他刚端起杯子,忽然就听见走廊里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他一激灵,放下水杯冲向了大门。

他的手搭在门把手上,他知道只要自己轻轻压下去,他就能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人了。

但这一刻,丁程鑫却发现,自己有些怂了.....

他呆愣愣地站在那儿,直到听见门外传来输密码的声音,他才着急的一按把手冲了出去。

黄宇航就站在他的门前,目光幽深的望着他。

那一刻,丁程鑫觉得自己干渴了几个月的心,好像又渐渐有血液开始流动了。



二章·完




【航鑫】 起航于鑫辰

一.
丁程鑫进入这家公司已经有三年了,但到现在也没有见过自家老板。
他看着坐在旁边玩手机的经纪人,开口问道:“Allen姐,你见过咱们老板吗?”
Allen从手机中回到现实:“见过。”
丁程鑫一脸震惊:“你真的见过??我就随便一问,你别随便一说啊!”
Allen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丁程鑫凑上去:“那我为什么没见过?”
Allen想着Boss的话,笑得一脸宠溺的摸着他的狗头说道:“可能你不够红。”
“......”
你信不信我把手机给你扔下去!!说到做到啊!!
丁程鑫愤愤地打开她的手。
Allen在一旁笑得花枝乱颤。
“诶!你别笑了,我等会还有没有通告了啊?”丁程鑫委屈的扁扁嘴,伸手戳了戳她。
“没了......哈哈哈哈...我送你回去哈哈哈哈哈......”
Allen抹着眼泪说。
丁程鑫点点头,打开手机,手指飞快的打了几个字,Allen用余光瞄到那白屏。

【我今晚没事儿,晚上想吃鱼】
备注是——对门黄冷面
很快的,手机再次震动,回复只有一个字——
【好】

Allen打开水杯,喝了口,压压惊,心里不由腹诽【改革即将成功,老板您真牛b啊】


丁程鑫到家时,对门的人还没有回来,他摸了摸自己已经扁了的肚子犹豫要跟自己家的猫抢抢猫粮。
正想着,耳朵听见走廊里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他兴奋的跳起来,拖鞋都来不及穿,光着一双白皙的脚,三步并作两步,一溜烟儿跑到了门前。
他凑到猫眼上向外看,门外的人一身黑色合体的西服,扣到脖颈的扣子与黑色的领带在走廊的灯下无不透露出一种禁欲的气息。
丁程鑫咽咽口水,悄悄开了个门缝,把头伸了出去。
黄宇航看着门缝里露出的小脸,弯弯的笑眼里仿佛有揉碎的星辰,此时正带着喜悦望向他,樱色的唇含着笑意轻轻的抿了抿,白皙的皮肤在走廊暖黄色的灯光下,好像度上了一层薄霞,线条优美的脖颈正透着淡淡的粉红映着青色的血管,延伸到衣襟里。
黄宇航收回目光,淡淡扫过他没穿拖鞋的脚。转身输入密码,一言不发的走了进去。
丁程鑫低头看了看自己光的脚,又抬头看了看那人的背影,象征性地犹豫了一秒钟后,便像猫儿一样,踮着脚窜进了那人的家。
背对着他的人,嘴角向上勾了起来。
伸手关上两家的门,再回头时,那人已经拿着一双拖鞋,正向他走来。

丁程鑫穿着拖鞋,乖乖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但心思却一点没在电视上。他不断的想着自己是什么时候起,跟对门这位平时都不带笑一下的男人成为了朋友的。
是他第刚搬来自己笑着给他打招呼时?
还是有一天他无论如何都打不开房门,只能蹲在门口等待Allen的解救,结果没等来Allen反而被这人捡回家时?
还是吃过他做过的饭后就扒着他的衣服不愿走时?
没等思考完,他就被一阵饭香拉回了现实。他悄悄地溜到厨房门外,看着那个挽起袖子忙碌的男人,想着这个男人在外一定是十分冷硬的领导形象,而如今居然在这里为自己洗手作羹汤。
他的心里有一块突然软了。
他走上前去,拉拉那人的衣服,接收到他疑惑的眼神时,讪讪的准备把手收回,没想却被他一把握住。
“怎么了?”他开口,那声音就像沉浸了岁月的冷杉一般,低沉,坚硬,但却温柔,仿佛在对你说着独一无二的情话。
丁程鑫脸红了个遍:“没,我就想说,我洗碗,今晚。”
黄宇航听着他语无伦次的话,看着他红的好似晚霞般的耳尖,笑了。
丁程鑫低着头,听见他的笑声,猛地抬起了头,那个男人在他面前,笑得一脸温柔,他听见他对自己说:“乖”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把饭吃完的,但他知道,自己大概是弯了。


一章·完